山洞人,与神地旨意。

  • 日期:08-02
  • 点击:(1796)




  我能构筑出最华丽的思想,但那却不是真的。

  我能构筑出最骇怖的思想,但那也不是真的。----李率

  我们人啊,人类的思想,人类的回忆,与记忆,这种脑力活动实质上都是种梦幻泡影。脑力活动本身都属于梦幻泡影,所以,脑力活动所架构出的一切东西,所制造出的一切实体,也就看看即行了。他终究随风而逝,和人一样。

  不过一把土。所以我们构筑的这个华丽的思想,那种温暖,那种美丽,那种令人向往的美好,实质上都只不过是一种欺骗的影子,我们可以一辈子沉浸其中,沉浸在这种梦幻泡影当中,也可以清醒的观察他,而不去左右摇动了。

  人类喜欢构建故事,喜欢把自己放在一种构建好了的温存之下,或者按照其他地温存,去比对着去生活。潮流,就此产生了。

  我们的生活里,都是别人构筑好的影子,美好的影子;而我们,也只是循着他地脚步去生活罢了。循着前人的影子生活。怎么说呢,那是“安全”地,因为那是,别人睡过地被窝了。别人睡过地被窝,有着余热,也没有其他令他感到不舒服地东西存在。所以怎会不安全,怎会不令你感到幸福,与温暖呢。

  我们就这么活着,活在影子下面,那里有阴凉,那里有“幸福”,和“快乐”。当然,那也是别人塑造好了的。前人对于美好泡影地实践,化为了后人所乘凉,避雨地屋檐;想想,这世界大部是个大骗局呢。难道,不是这样吗。

  前人对于恐惧的幻想,也成为了我们地恐惧。事实上,我们有自己好好活过一次吗。就不去按照前人地美好,和恐惧那么去活,删除一切地经验,那才是你自己了。不是吗。但我们偏就要图谋那美好,人家留下的,思想地残渣。

  总有点儿像是,拾人牙慧了呢。实质上人正活在前人地影子里,而第一个把“影子”给构建出来地人,他本身便属虚妄之徒了。而这件事情本身,更属于梦幻泡影。可影子挨影子,影子叠影子,层层叠叠,重重叠叠。便把这世界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了。不得不说,这种‘假上+假+假……’地作风,却容易让许多,许多人沉醉于其中,而信以为真了呢。人们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从第一个妄人延续至今,假的会越来越向着人们心目当中地美、好,与幸福去靠拢,去往那上面靠。

  所以,你怎能说他是假的呢。那明明就是一床温暖,而又舒适地‘大棉被’啊。

  怎会是“假”的呢。越是寒冷地人,越渴望这床大棉被。

  人生来寒冷。所以说,在某一段时间之内,我们追求着这种前人所遗存下来地,好似大浪淘沙般遗留下来地精髓地:‘梦’。这梦好啊,这梦让人觉着舒服,觉着踏实,体贴,甚至有点儿过于体贴了。

  不是吗。但那是真的吗。不是地。世上大部的美好,都似前人留下来地梦境地影子,他符合人性,诚然。如果不符合地话,他同时代地人,也不会追捧他不是。

  所以我们现在委身蜗居地影子,实质上都是一代代人们梦境地精髓,与传承了。这种梦啊,会越来越真,越来越好,甚至说,是越来越美了。但他却永不能成真。

  即便过了一亿年,人类社会也难以成真。他只是很像真的,越来越像,越来越像……所以后来地人们,只会更难摆脱他地束缚,而生来便理所应当似地成为了自己想象力地奴仆,与奴隶了。但假地,永远是假地。

  从第一个走出山洞,试图建造“茅草房”地人开始,人类就注定走上一条:虚妄地道路了。道理,是这样地。

  一样。为什么要建造茅草房,山洞有什么“不好”(所谓)。当人们开始思考,想象力开始运作,与运转地时候,一部分人总是想着“更好”(所谓)。

  而另外一部分人,总是想着“悲哀”(皆,所谓)。还有种人,二者兼有。

  但是鲜有,什么都不想地人,存在了。有,极少的。大部分人,都是想着:“先进”(所谓的),但是这种先进,事实上真不过是:虚妄+虚妄+虚妄……以此类推。人类地想象力从根上,就不应该存在,我们甚至怀疑,他是否真地存在。

  但人发展到今天,而不是永远活在山洞里面,这又是为什么呢。毁灭。

  欲求毁灭,愈会让你更先进,与“发达”(所谓地)了。人类会毁灭,如果人类不一直住在山洞里面,那么人类就会毁灭。

  相反,“山洞”(所谓)里的人类则不会了。故,人类必须走到今天。

  我想,这是神的旨意了。

  道理是这样地。一样。----作者:李率 己亥年 六月廿七 于自家中作

  96

  李率

  0.6

  2019.07.29 18:10

  字数 1615

  我能构筑出最华丽的思想,但那却不是真的。

  我能构筑出最骇怖的思想,但那也不是真的。----李率

  我们人啊,人类的思想,人类的回忆,与记忆,这种脑力活动实质上都是种梦幻泡影。脑力活动本身都属于梦幻泡影,所以,脑力活动所架构出的一切东西,所制造出的一切实体,也就看看即行了。他终究随风而逝,和人一样。

  不过一把土。所以我们构筑的这个华丽的思想,那种温暖,那种美丽,那种令人向往的美好,实质上都只不过是一种欺骗的影子,我们可以一辈子沉浸其中,沉浸在这种梦幻泡影当中,也可以清醒的观察他,而不去左右摇动了。

  人类喜欢构建故事,喜欢把自己放在一种构建好了的温存之下,或者按照其他地温存,去比对着去生活。潮流,就此产生了。

  我们的生活里,都是别人构筑好的影子,美好的影子;而我们,也只是循着他地脚步去生活罢了。循着前人的影子生活。怎么说呢,那是“安全”地,因为那是,别人睡过地被窝了。别人睡过地被窝,有着余热,也没有其他令他感到不舒服地东西存在。所以怎会不安全,怎会不令你感到幸福,与温暖呢。

  我们就这么活着,活在影子下面,那里有阴凉,那里有“幸福”,和“快乐”。当然,那也是别人塑造好了的。前人对于美好泡影地实践,化为了后人所乘凉,避雨地屋檐;想想,这世界大部是个大骗局呢。难道,不是这样吗。

  前人对于恐惧的幻想,也成为了我们地恐惧。事实上,我们有自己好好活过一次吗。就不去按照前人地美好,和恐惧那么去活,删除一切地经验,那才是你自己了。不是吗。但我们偏就要图谋那美好,人家留下的,思想地残渣。

  总有点儿像是,拾人牙慧了呢。实质上人正活在前人地影子里,而第一个把“影子”给构建出来地人,他本身便属虚妄之徒了。而这件事情本身,更属于梦幻泡影。可影子挨影子,影子叠影子,层层叠叠,重重叠叠。便把这世界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了。不得不说,这种‘假上+假+假……’地作风,却容易让许多,许多人沉醉于其中,而信以为真了呢。人们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从第一个妄人延续至今,假的会越来越向着人们心目当中地美、好,与幸福去靠拢,去往那上面靠。

  所以,你怎能说他是假的呢。那明明就是一床温暖,而又舒适地‘大棉被’啊。

  怎会是“假”的呢。越是寒冷地人,越渴望这床大棉被。

  人生来寒冷。所以说,在某一段时间之内,我们追求着这种前人所遗存下来地,好似大浪淘沙般遗留下来地精髓地:‘梦’。这梦好啊,这梦让人觉着舒服,觉着踏实,体贴,甚至有点儿过于体贴了。

  不是吗。但那是真的吗。不是地。世上大部的美好,都似前人留下来地梦境地影子,他符合人性,诚然。如果不符合地话,他同时代地人,也不会追捧他不是。

  所以我们现在委身蜗居地影子,实质上都是一代代人们梦境地精髓,与传承了。这种梦啊,会越来越真,越来越好,甚至说,是越来越美了。但他却永不能成真。

  即便过了一亿年,人类社会也难以成真。他只是很像真的,越来越像,越来越像……所以后来地人们,只会更难摆脱他地束缚,而生来便理所应当似地成为了自己想象力地奴仆,与奴隶了。但假地,永远是假地。

  从第一个走出山洞,试图建造“茅草房”地人开始,人类就注定走上一条:虚妄地道路了。道理,是这样地。

  一样。为什么要建造茅草房,山洞有什么“不好”(所谓)。当人们开始思考,想象力开始运作,与运转地时候,一部分人总是想着“更好”(所谓)。

  而另外一部分人,总是想着“悲哀”(皆,所谓)。还有种人,二者兼有。

  但是鲜有,什么都不想地人,存在了。有,极少的。大部分人,都是想着:“先进”(所谓的),但是这种先进,事实上真不过是:虚妄+虚妄+虚妄……以此类推。人类地想象力从根上,就不应该存在,我们甚至怀疑,他是否真地存在。

  但人发展到今天,而不是永远活在山洞里面,这又是为什么呢。毁灭。

  欲求毁灭,愈会让你更先进,与“发达”(所谓地)了。人类会毁灭,如果人类不一直住在山洞里面,那么人类就会毁灭。

  相反,“山洞”(所谓)里的人类则不会了。故,人类必须走到今天。

  我想,这是神的旨意了。

  道理是这样地。一样。----作者:李率 己亥年 六月廿七 于自家中作

  我能构筑出最华丽的思想,但那却不是真的。

  我能构筑出最骇怖的思想,但那也不是真的。----李率

  我们人啊,人类的思想,人类的回忆,与记忆,这种脑力活动实质上都是种梦幻泡影。脑力活动本身都属于梦幻泡影,所以,脑力活动所架构出的一切东西,所制造出的一切实体,也就看看即行了。他终究随风而逝,和人一样。

  不过一把土。所以我们构筑的这个华丽的思想,那种温暖,那种美丽,那种令人向往的美好,实质上都只不过是一种欺骗的影子,我们可以一辈子沉浸其中,沉浸在这种梦幻泡影当中,也可以清醒的观察他,而不去左右摇动了。

  人类喜欢构建故事,喜欢把自己放在一种构建好了的温存之下,或者按照其他地温存,去比对着去生活。潮流,就此产生了。

  我们的生活里,都是别人构筑好的影子,美好的影子;而我们,也只是循着他地脚步去生活罢了。循着前人的影子生活。怎么说呢,那是“安全”地,因为那是,别人睡过地被窝了。别人睡过地被窝,有着余热,也没有其他令他感到不舒服地东西存在。所以怎会不安全,怎会不令你感到幸福,与温暖呢。

  我们就这么活着,活在影子下面,那里有阴凉,那里有“幸福”,和“快乐”。当然,那也是别人塑造好了的。前人对于美好泡影地实践,化为了后人所乘凉,避雨地屋檐;想想,这世界大部是个大骗局呢。难道,不是这样吗。

  前人对于恐惧的幻想,也成为了我们地恐惧。事实上,我们有自己好好活过一次吗。就不去按照前人地美好,和恐惧那么去活,删除一切地经验,那才是你自己了。不是吗。但我们偏就要图谋那美好,人家留下的,思想地残渣。

  总有点儿像是,拾人牙慧了呢。实质上人正活在前人地影子里,而第一个把“影子”给构建出来地人,他本身便属虚妄之徒了。而这件事情本身,更属于梦幻泡影。可影子挨影子,影子叠影子,层层叠叠,重重叠叠。便把这世界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了。不得不说,这种‘假上+假+假……’地作风,却容易让许多,许多人沉醉于其中,而信以为真了呢。人们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从第一个妄人延续至今,假的会越来越向着人们心目当中地美、好,与幸福去靠拢,去往那上面靠。

  所以,你怎能说他是假的呢。那明明就是一床温暖,而又舒适地‘大棉被’啊。

  怎会是“假”的呢。越是寒冷地人,越渴望这床大棉被。

  人生来寒冷。所以说,在某一段时间之内,我们追求着这种前人所遗存下来地,好似大浪淘沙般遗留下来地精髓地:‘梦’。这梦好啊,这梦让人觉着舒服,觉着踏实,体贴,甚至有点儿过于体贴了。

  不是吗。但那是真的吗。不是地。世上大部的美好,都似前人留下来地梦境地影子,他符合人性,诚然。如果不符合地话,他同时代地人,也不会追捧他不是。

  所以我们现在委身蜗居地影子,实质上都是一代代人们梦境地精髓,与传承了。这种梦啊,会越来越真,越来越好,甚至说,是越来越美了。但他却永不能成真。

  即便过了一亿年,人类社会也难以成真。他只是很像真的,越来越像,越来越像……所以后来地人们,只会更难摆脱他地束缚,而生来便理所应当似地成为了自己想象力地奴仆,与奴隶了。但假地,永远是假地。

  从第一个走出山洞,试图建造“茅草房”地人开始,人类就注定走上一条:虚妄地道路了。道理,是这样地。

  一样。为什么要建造茅草房,山洞有什么“不好”(所谓)。当人们开始思考,想象力开始运作,与运转地时候,一部分人总是想着“更好”(所谓)。

  而另外一部分人,总是想着“悲哀”(皆,所谓)。还有种人,二者兼有。

  但是鲜有,什么都不想地人,存在了。有,极少的。大部分人,都是想着:“先进”(所谓的),但是这种先进,事实上真不过是:虚妄+虚妄+虚妄……以此类推。人类地想象力从根上,就不应该存在,我们甚至怀疑,他是否真地存在。

  但人发展到今天,而不是永远活在山洞里面,这又是为什么呢。毁灭。

  欲求毁灭,愈会让你更先进,与“发达”(所谓地)了。人类会毁灭,如果人类不一直住在山洞里面,那么人类就会毁灭。

  相反,“山洞”(所谓)里的人类则不会了。故,人类必须走到今天。

  我想,这是神的旨意了。

  道理是这样地。一样。----作者:李率 己亥年 六月廿七 于自家中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