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规气,这点补贴还不够

  • 日期:08-09
  • 点击:(1817)




○ 文/张 抗

6月20日,财政部公布了《关于〈可再生能源发展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的补充通知》(以下简称为《通知》),对非常规天然气补贴有了许多新的规定。例如,将补贴时限延长至2023年,将补贴范围从页岩气、煤层气扩大到致密气,等等。

业内振奋之余,非常规天然气利用量如何计算,实施补贴能多大程度促进非常规天然气的发展,补贴总量的“盘子”能否加大等问题引发了广泛讨论。笔者略陈己见,以供参考。

促进程度待实践检验

常规油气田在其生命周期的青年、壮年阶段,自然递减率相当低,以新产能建设和技术水平的提高较容易做到增产和长期稳产。但非常规油气的时间—产量曲线却呈L形:初期产量自然递减率很高,产量下降很快,3~5年后自然递减率相对降低,在缓慢递减产量的背景下长期相对稳产。这在页岩气生产上表现得很典型。

以四川蜀南地区为例。单井投产后前4年平均自然递减率依次为65%、35%、20%、10%,第5年及以后约为5%,一般生产生命为15年。全生命周期平均开采成本为0.8元/m3,比常规天然气高出约1倍。以此计,第1年平均产气2600×104m3,第5年仅产气426×104m3,仅为第一个生产年产量的6.4%。

显然,稳产的前提是每年进行大量投资,打大量的新生产井。但是,随着年产量的不断提高,产量基数越大,稳产、增产需打的新井数量和投资的年递增率越大。如美国马塞勒斯页岩气田生产期间需钻10万~22万口井,单井投资300万~400万美元。一旦投资增幅不足,或在有限面积内钻井密度趋于饱和,稳产就很困难。

应该说,实现非常规油气田不断增产的难度远大于维持其稳产。我国煤层气近年产量下降的主要原因就是新钻开发井投入不足。

在非常规天然气发展已度过初期较顺利阶段,进一步增储上产遇到一些障碍的情况下,考虑到企业短期内难以大幅提高对非常规油气的投资力度,以增产为重要依据的奖补方法可能难以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而一旦减产又受到相应的扣减。这样对处在困难中的非常规天然气的发展有多大的促进,尚待实践的检验。

期望加大补贴总量

《通知》不仅是给发展中遇到困难的非常规天然气雪中送炭,而且补贴量中对利用量的重视体现了深化市场化改革的大方向。我们盼望“新政”尽快落实。

我们需要注意的是,《通知》中对非常规天然气的补贴出自“可再生能源发展专项资金”。这意味着要从对可再生能源的补贴中分一杯羹,也可理解为对非常规天然气的补贴额度不会很大。

首先看可再生能源发展专项资金目前的使用情况。

鉴于风电、光伏发电以平价上网的呼声日益高涨,而风电、光伏发电中的相当一部分已可实现或接近实现平价上网的情况,2018年的“531新政”做出促进其整体平价上网的决定。

2019年7月10日,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发出《关于2019年光伏发电项目国家补贴竞价结果的通知》,对申请项目进行复核、竞价排序,其中有普通光伏项目366个、工商业分布式光伏3555个,按时建成并网后给予国家补贴,年度补贴需17亿元。

更重要的是,有些可再生能源仍然嗷嗷待哺。如边远贫困山区的小水电、生物质能的开发利用。特别是后者关乎农村的可持续发展,关乎农民脱贫,也关乎环境保护,需要政策支持的呼声日益高涨。

因此,可再生能源从业者对从可再生能源发展专项资金中拿出资金补贴不可再生的非常规天然气有所担心和疑问是可以理解的。

据财政部有关人员的解释:能源补贴专项资金划归、合并是中央早就批准的。2018年用于支持煤层气、页岩气的资金分别约为10.9亿元、38亿元,共占可再生能源发展专项资金59.7亿元的约82%。

《通知》中对非常规天然气补贴“新政”的重点在于三种非常规天然气间如何分块。而业内更关心的是补贴总量的蛋糕有多大。

从目前国内外的经济形势看,这块“蛋糕”大幅度扩大是相当困难的。政府促进非常规天然气发展的另一种补贴方式是减税减负。但是,如果这两种方式都仅保持在目前的扶持水平,非常规天然气越过目前面临的障碍,登上更高的台阶还将困难重重。

总而言之,《通知》中关于补贴的具体办法在执行中可能遇到不少问题,需要在执行前或执行中做出明确的规定或对其提出对策。实践是发现问题的必经之路,也是产生更好、更有效办法的来源。好在政府管理方所提出的规定等比法律有更大的灵活性。为了达到促进发展、深化改革的目的还可以在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做出补充和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