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自古师兄师妹狗血多,怎么办,俺能打道回府么?

  • 日期:07-18
  • 点击:(1722)


  小说:自古师兄师妹狗血多,怎么办,俺能打道回府么?

  巍巍高山之下,四面环山,中有一林,名曰云起林,绵延数百里。林中草木灵植茂盛,奇珍异兽也是数不胜数,乃是苍云派练气和筑基弟子平日里历练的地方。

  司务殿每日会公布一些任务,有能力的修士可以选择前去接任务,而椿木峰的任务地点就是云起林,积累到任务点后可以换取功法、灵丹、灵石。

  这对于普通修士来说是最好的选择,既能挣取灵石,还能锻炼自己。

  冬去春来,常奚像往常一样踏入司务殿领取每日的月俸,这次她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等众人都散去差不多了,对着掌事开口道:“掌事,我想问下以我如今的修为能接任务么?”

  掌事抬头,眯了眯那双精明小眼,忽然眼中略过一丝诧异,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开口反问道:“你如今练气六级了?”

  常奚点了点头。

  “你可是去年春末入山门的?”

  “对。”

  “你这悟性不错啊。”管事点了点头,突然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常奚,蹙了蹙眉道:“你这修为接任务到是可以,不过我建议你先和高阶弟子历练下,然后再接任务。这边刚好有个筑基期的弟子接了任务,说罢指了指旁边站着的一群人。”

  常奚转头望去,便见一群六人当中,一人身姿挺拔,着青色长袍,在一群身着灰色长袍的弟子中端的是卓尔不群,龙姿凤采,此刻正一脸宠溺的望着身畔的少女。他的修为常奚看不出来,不过看他身着青色长袍,应该是外峰子弟了,因为杂役峰的弟子服是清一色的灰色,如此看不出修为倒也正常了。

  而他望着的那少女,身着一袭月影花摇裙,浑身如月华笼罩,裙摆处缀着点点淡粉色花瓣,风一吹如花影摇落,端的是清丽脱俗,面如出水芙蓉,一双秋水含情目,一挑秋娘眉,妍笑还初,风流清韵,此刻正微微撅着嘴,声若黄莺出谷,对着那位少年道:“师兄,好好地缥缈峰你不待,干嘛要来椿木峰凑热闹?”

  这月影花摇裙在苍云派很受女修欢迎,乃是上等的冰蚕丝织就,而这冰蚕百年才结一次茧,所以导致这月影花摇裙几乎贵出天价,一件月影花摇裙值五十块上品灵石,嗯,自己的全部家当都买不起,这修真界贫富差距真让人心碎啊,不过这裙子也是玄阶一品防御法器,这个价倒也不亏。

  这些信息还是常奚从苍云典籍中看到的,一块上品灵石等于一百块中品灵石,一块中品灵石等于一百块下品灵石,而法器分为天、地、玄、黄四个品级别,每一级又分上中下三等。

  那少年也就是君墨尘无奈的笑了笑,“师父对你不放心,让我来带你历练。”

  “哼,人家才不需要呢,一会儿就让你见识见识。”少女听罢将头微微一偏。

  常奚抿了抿唇,手中拿着任务令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颇有几分尴尬的意味,这自古师兄师妹就是好大一盆狗血,自己还真不想掺和进去,真是令人蛋疼啊。

  “喂,你在那里磨磨蹭蹭什么呢?还不快过来。”

  常奚内心微微一叹,脚步僵硬的跨过去。

  “我叫宁朝华,你叫什么?这是个多人任务,你把信息注入到玉简里面。”宁朝华说完就将玉简递给对面的瘦弱女孩,心想这人看着还算顺眼,没有把一双眼睛黏在师兄身上,比那些不知羞的女修好多了。

  “常奚。”常奚说完信息录完之后就将玉简递给宁朝华了,也就是那位师妹。

  好了,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就出发前往落霞谷吧,君墨尘说完就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只乳白色小船,然后手指灵活的轻轻挽了一个手决,只见那艘小船嗖的一下变大。

  君墨尘带领众人率先踏上去。

  常奚也随众人一起向前,心想自己何时才能如此呢,这个男修是自己所见之人中修为最高的了,可惜这师兄师妹自己还真是不愿沾染。

  六人中有一位娇俏可人的小姑娘,一脸崇拜的望着君墨尘道:“墨尘师兄你好厉害啊?听说筑基期的弟子可以御器飞行,师兄你已经筑基了吧?”

  “那当然,师兄已经筑基后期了,还有师兄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喊得。”宁朝华双手环胸挑眉道。

  “我......我喊错了么?修为低阶的弟子喊修为高阶的弟子,难道不是师兄师姐么?”说完不安的捏了捏裙角。

  “好了,咱们马上就到落霞谷外围了,此次的任务是花斑豹,一会儿你们都小心点。”君墨尘赶紧出来打了个圆场,这师妹争强好胜惯了,有时候还真让人头疼。

  常奚心中默默擦了一把汗,不过这个宁朝华的名字怎么如此熟悉呢?总感觉在哪里看到过,是哪里呢,常奚思索了半晌,脑子还是混混沌沌的。

  “我们到了。”众人行走了一会儿,在一处草木茂盛处,看到一只花斑豹正在觅食。

  听到脚步声,那只花斑豹抬头,视线与众人对上,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过来,众人吓得呆立住,都未曾反应过来,只见空中凌厉一剑,那只威猛的花斑豹就被一剑封喉了。

  原来是君墨尘,众人反应过来之后都是 一脸崇拜。

  君墨尘倒也坦然受之,下一次你们可以自己用法术试试看。说完带着众人继续往前走。

  没走一会儿,又看到一只花斑豹。

  众人这次很有默契的捻起各自的法决,往那豹子身上招呼,风火雷电的交织成五颜六色的模样,但是打到那豹子身上只是蹭了点皮毛,常奚丢的是一个火球,把豹子的尾巴烧焦了,宁朝华丢的是一把金刃把豹子的耳朵割掉了。其他几个人零零散散撞到一起如同哑火一般,没起半点水花,反而把豹子惹怒了。

  君墨尘看了之后直摇头,“你们这样是不行的,法术乱扔一通,却都没有打中。”

  君墨尘的话刚说完,那头受伤的豹子就展开下一轮的攻击了。

  眼看就要扑过来,几个人都赶紧移到君墨尘的身后。而他不过轻轻挥了下衣袖,就把豹子煽飞到一旁。

  “你们谁愿意单独试试?”众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都默不作声。常奚的手抖了抖,不过不是害怕,而是兴奋,对,就是兴奋。

  常奚从一旁站出来道,“师兄我想试试,可以么?”

  那豹子见一击之下又被打落,仰起脖子咆哮起来,看着站出来的常奚,立刻眼睛血红,扑过来就咬,动作迅猛至急,常奚还没来得及反映过来,立刻侧身往一旁躲去,却不想仍然被豹子的爪子划中肩膀。

  众人看的心中一抽,常奚只觉得肩头一痛,侧头,发现灰色的道袍已经被划破,已经有血渗出来,不过现在可不是想其他的时候。

  豹子一招见血,越发激起了血性,尾巴晃了晃,即将展开第二轮进攻。

栓在一旁的大树杆上,只一夕之间就做完这些动作。

断裂,众人心中又是一紧,有的胆小的惊呼道:“师兄,你赶紧出手吧,再不出手,要出人命了。”

虽断,但是那个小姑娘脸色却丝毫未变,必定留有后手,自己出手也不急于一时。

只是想要束缚住豹子的行动,不然以他灵活的身姿,自己想要刺中太难了。

捆住豹子,右手立刻幻化出一柄金刃直刺向豹子的喉间。

,却没有躲过刺来的金刃,喉间被刺破,鲜血涌出,挣扎了几息,终于不甘的闭了眼。

  常奚轻轻的舒了一口气,第一次动手杀生,却没有想象中的那种艰难。

  “不错。”君墨尘对她的表现倒是挺惊讶的,这个小姑娘一路沉默寡言,一众人当中又是最小的,而且长得瘦瘦弱弱的如同菟丝草那种,却没想到会是第一个站出来的,而且战斗当中不见一丝怯弱。

  宁朝华垂在袖中的手紧了紧,从刚刚一开始师兄一招将花斑豹击毙,她就看清了自己和师兄之间的差距,以前自己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是,如今看来是何等的可笑。就连刚刚那个小姑娘都可以如此勇敢,那自己又为什么不可以呢,自己缺的不过是时间和毅力罢了,心境豁然开朗,一直未曾突破的炼气七层今日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

  “师兄,我也想试试。”宁朝华平息了下体内动荡的灵气,平静的开口道。

  君墨尘刚刚其实一直在留意自己这个小师妹,看她神色变幻几许,终于豁然开朗,知道她这是想通了什么,知道这个师妹脸皮子薄,还特别爱面子,所以也没点破,只是嘱咐道:“一会记得小心,千万别让自己受伤。”

  宁朝华试完之后,另外几人当中只有一人勉勉强强猎杀了豹子,天色渐晚,捕猎花斑豹的任务也完成了,君墨尘祭出飞船,带领众人回峰交付任务。

  在司务殿交付完任务之后,众人道别,走的时候,宁朝华回头,对着常奚道:“你,还可以,若是进得外峰,我定要与你切磋一番。”

  众人下巴惊掉了一地,这位大小姐平日里,眼睛那是长在头顶上,对他们这些杂役峰的弟子向来是嗤之以鼻,没想到今儿个却居然对一个杂役弟子示好,真是怪哉!怪哉!

  常奚也是一脸懵逼,以为她在对别人说,可是望着周围各式各样的眼神瞅着自己,有同情,有嫉妒,有幸灾乐祸,便确定是自己无疑了,她回过神,就看到那高调的表妹和表哥早已离去,真是轻轻地不带走一片云彩,却给自己留下一颗炸弹。

  “这宁师姐应该是回外峰了。”说者一脸惋惜,不过那语气怎么听怎么就让人觉得有几分开心。这人是和宁朝华同住一个院落,天天向供大佛似得,如此终于走了,怎么不开心来着。

  君墨尘没想到这个师妹终于决定和自己回去,不过能完成师父的嘱托,他的心情自然是极好的。

  可以说是皆大欢喜,只有一人,那就是常奚,莫名的觉得有些头疼,有时候你越不想沾染上什么,什么越是追着你。

  女主:咋所有人名字都比窝好听呢?你这个亲妈太坑爹了,俺做错了什么?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