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有鱼:“自由”建立在“限制”之上

  • 日期:09-05
  • 点击:(792)


  芭莎艺术2019.8.28我要分享艺术家倪有鱼

  去时效性的“∞”

  “∞”是倪有鱼的第一个纹身。而从32岁那年起,他就重新开始思考“有限”与“无限”的问题。不同于其他艺术家各自从技术层面或是价值层面力求艺术品的“稳定”,倪有鱼在作品中却探讨着“不稳定”。杜尚《下楼的裸女》,布面油画,148×89cm,1912年

  倪有鱼《遗迹》,综合材料,71×34×8cm,2016年展览中还有很多被命名为“遗迹”的作品,它们来自于倪有鱼对于“完美”的不迷恋。历史不断滚动,每一个时代的瞬间切片都不相同,如果大家能重新理解“新”和“旧”的概念,也就能重新认知“兴”和“废”的意味。

  就像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从来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这个符号中心的交叉点,其实就是一个极致限制的原点。所谓的“自由”,有时候恰恰建立在“限制”的基础之上。倪有鱼《遗迹》,综合材料,153.5×60×36cm,2019年

  关注正版“时尚芭莎艺术”官方微博,

  更多精彩艺术内容,绝不容错过!

  盘根错节的美学系统

  若依据哲学家保罗·萨特的观点:“一个人不多不少就是他的一系列行径;他是构成这些行径的总和、组织和一套关系。”,倪有鱼则似乎从一开始就无意于成为所谓的风格型艺术家,也无意于设计符号化的景观和图像,而是倾向于以更为沉寂的工作方式构筑起一套盘根错节的美学系统,使人难辨庐山全貌。

  

  基因的“循环往复”

  这种循环关系并不仅限于历史文化范围,还在血脉中生生不息地传递着。早在1990年,还处于儿童时期的倪有鱼就与父亲有了最早的一次“合作”,即父亲为他做的生日礼物“木头人”。

  倪有鱼《木头人》(与父亲合作完成),25×6.5×3cm,1990年

  据艺术家回忆,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父亲在阳台上用做家具多余的木料完成了这个玩具。为了不扎手,父亲最后还用沙皮和锉刀把木头边缘的毛刺打磨干净,而这些细节甚至一直影响到倪有鱼如今的工作。那天,儿童时期的艺术家兴高采烈地用蜡笔在木头人上画了“变形金刚”的脸,而近30年过去,蜡笔的痕迹还依然残留着。

  倪有鱼的父亲是在大学教授基础制图学的老师,过去家中的许多家具都由自己独立设计并亲手制作,偶尔也会让倪有鱼钉一颗洋钉。在20年后,艺术家突然意识到这部分记忆的价值,于是试图说服并邀请父亲参与到一些工作中来。

  在循环往复的观察与实践中,这些美学上的复述最终被组合成一系列装置作品,呈现在本次展览里,诠释着“无限”的概念。而巨大的“∞”被投置于展厅中,始终贯穿着艺术家的创作,也串联着一个交织于广义历史文化与狭义家庭血缘的哲学议题。正在展出

  

  展览:“∞”倪有鱼个展

  地点:余德耀美术馆

  精彩回顾:

  收藏举报投诉

  艺术家倪有鱼

  去时效性的“∞”

  “∞”是倪有鱼的第一个纹身。而从32岁那年起,他就重新开始思考“有限”与“无限”的问题。不同于其他艺术家各自从技术层面或是价值层面力求艺术品的“稳定”,倪有鱼在作品中却探讨着“不稳定”。杜尚《下楼的裸女》,布面油画,148×89cm,1912年

  倪有鱼《遗迹》,综合材料,71×34×8cm,2016年展览中还有很多被命名为“遗迹”的作品,它们来自于倪有鱼对于“完美”的不迷恋。历史不断滚动,每一个时代的瞬间切片都不相同,如果大家能重新理解“新”和“旧”的概念,也就能重新认知“兴”和“废”的意味。

  就像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从来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这个符号中心的交叉点,其实就是一个极致限制的原点。所谓的“自由”,有时候恰恰建立在“限制”的基础之上。倪有鱼《遗迹》,综合材料,153.5×60×36cm,2019年

  关注正版“时尚芭莎艺术”官方微博,

  更多精彩艺术内容,绝不容错过!

  盘根错节的美学系统

  若依据哲学家保罗·萨特的观点:“一个人不多不少就是他的一系列行径;他是构成这些行径的总和、组织和一套关系。”,倪有鱼则似乎从一开始就无意于成为所谓的风格型艺术家,也无意于设计符号化的景观和图像,而是倾向于以更为沉寂的工作方式构筑起一套盘根错节的美学系统,使人难辨庐山全貌。

  

  基因的“循环往复”

  这种循环关系并不仅限于历史文化范围,还在血脉中生生不息地传递着。早在1990年,还处于儿童时期的倪有鱼就与父亲有了最早的一次“合作”,即父亲为他做的生日礼物“木头人”。

  倪有鱼《木头人》(与父亲合作完成),25×6.5×3cm,1990年

  据艺术家回忆,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父亲在阳台上用做家具多余的木料完成了这个玩具。为了不扎手,父亲最后还用沙皮和锉刀把木头边缘的毛刺打磨干净,而这些细节甚至一直影响到倪有鱼如今的工作。那天,儿童时期的艺术家兴高采烈地用蜡笔在木头人上画了“变形金刚”的脸,而近30年过去,蜡笔的痕迹还依然残留着。

  倪有鱼的父亲是在大学教授基础制图学的老师,过去家中的许多家具都由自己独立设计并亲手制作,偶尔也会让倪有鱼钉一颗洋钉。在20年后,艺术家突然意识到这部分记忆的价值,于是试图说服并邀请父亲参与到一些工作中来。

  在循环往复的观察与实践中,这些美学上的复述最终被组合成一系列装置作品,呈现在本次展览里,诠释着“无限”的概念。而巨大的“∞”被投置于展厅中,始终贯穿着艺术家的创作,也串联着一个交织于广义历史文化与狭义家庭血缘的哲学议题。正在展出

  

  展览:“∞”倪有鱼个展

  地点:余德耀美术馆

  精彩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