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衣服又湿了

  • 日期:08-02
  • 点击:(758)




  我才坐下,刚刚舒了半口气,又听到了小妹在门外的欢呼声。

  我探头一看,原来那小丫头拿着个碗在那水接水,接半碗便泼半碗,可兴奋了。

  我的天,又得换一身衣服了。

  我急忙起身,小跑过去把水龙头给关了。

  果然,小妹那身衣服又湿了近三分之一!

  从早上八点到现在的十一点半,这是她玩水弄湿的第五身衣服了。

  自从小丫头会走路开始,她就瞄上了水龙头。

  走廊的、厕所的、洗衣机的、厨房的,够得着的,想起就去开,呼啦啦地玩个痛快。

  我想把门都关上,这样她就没办法去开什么水龙头了。可是,这大热天里把门都给关上,那不得热死?

  厕所的门可关,还有放洗衣机的小房间的门也可关。这两个地方的门关上了,对客厅的通风产生不了多大的影响。

  可是,我不可能为了不让小丫头去玩走廊上的水龙头,把客厅与走廊相接的门给关上了吧?

  还好只有二楼的走廊有水龙头,所以白天里我一向把小丫头拘在一楼。

  可是,一楼厨房门口也有个水龙头。那水龙头为了使用方便,特意做矮了,如今,这小丫头踮起脚尖,刚好够得着开关。

  所以,每天一下楼,她就开始打这个水龙头的主意。

  踮脚去开水龙头太过费力了,她会搬个小凳子去爬高,开了水后再爬下来接水玩。

  嫌搬凳子麻烦,她就会拿她的小玩的去敲开水龙头,如玩具铲,如长条形的积木。而今天,我忘了把她的不锈钢碗放高处,她就拿着个碗来敲开水龙头了。

  我把水给关住了,她还用手在水龙头下面的瓷砖桌面上噼噼啪啪地拍水。

  她的小脸蛋被飞了一层薄薄的小水花,我的裤子也被润出好几个湿点。

  我咬牙切齿地看着她那眉开眼笑的样子,实在是按耐不住了,竖起巴掌就给她的小屁股上了两巴掌。

  可能劲小了点,小丫头眼皮儿也不冲我撩一下,扔下碗,利索地转身,蹬蹬蹬地往屋里跑了。

  我把碗拿进厨房放好,出来便看到小丫头提着张小塑料凳,蹬蹬蹬地迈出了大门,走到地院处的那个小坑边上,放下凳子,跨坐上去,弯腰用手去扒拉着小坑里的沙子。

  这屋前的水泥地面倒了有些年了,天天车进车出的,蹭出了一个小坑。

  虽说我几乎是天天扫,可是风也天天在吹。那些沙子喜欢跟着风游荡来游荡去的,累了也爱在那小坑内窝上一阵子。

  孩子们也爱跑去外面的大沙堆那,抱回几把沙子,或做填坑铺路的游戏,或拿坑当做锅来炒一顿“沙子饭”。

  我看他们爱那样玩,便对那坑里的沙子法外开恩,没有赶尽杀绝。

  只要它们别好奇心泛滥,想入屋一游,咱们也就井水不犯河水了。

  小丫头蹲坐在小凳子上,拿手指头在小坑里那一插一插的,时不时还“哦哦,哦哦”地欢呼上两声。

  那双黑溜溜的眼睛总会在欢呼声中弯成两小月芽。就那么一弯一弯的,瞬息之间便弯进了你的心底,在你的心尖上洒满了月光。

  那一刻,便感觉这颗在盛夏的酷热里烦躁着的心脏,一下子便掉进了山泉水里,浑身通透的清凉。

  小丫头那些参差不齐的牙齿也会欢呼声里露出来,嫩白嫩白的,萌萌的,会酥软了你的胸怀,赶走了那些急躁的情绪,让你情不自禁地也笑了起来。

  孩子那纯真的笑靥,总会让人在不经意间便与阳光撞了个满怀,邂逅快乐与欢笑。

  从早上起床到大中午,这半天的功夫,我就只能吊在小丫头后收拾狼藉,很多事情都没办法腾出手去做。

  这孩子精神头太足,好奇心太盛,除了玩水,还爱攀高爬低,还爱一头扎进大孩子的热闹堆里去玩,一时兴起还会跑东跑西地去邻居家串门……我只能时时掉在这小不点的后面,提起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精神来做好安保工作。

  有时候,难免会让小不点的“天不怕地不怕”给弄得提心吊胆加心浮气躁,自然少不了喝斥与惩诫。

  一整天下来,总能达到腰酸腿软的境界。但每当那天真的笑容出现,所有的疲惫都会烟消云散。

  谁的人生都不是轻易的。但是为了那些笑容,那条路上的所有苦与累,我们都甘之如饴。

  96

  陈知孺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1.2

  2019.08.01 00:53*

  字数 1466

  我才坐下,刚刚舒了半口气,又听到了小妹在门外的欢呼声。

  我探头一看,原来那小丫头拿着个碗在那水接水,接半碗便泼半碗,可兴奋了。

  我的天,又得换一身衣服了。

  我急忙起身,小跑过去把水龙头给关了。

  果然,小妹那身衣服又湿了近三分之一!

  从早上八点到现在的十一点半,这是她玩水弄湿的第五身衣服了。

  自从小丫头会走路开始,她就瞄上了水龙头。

  走廊的、厕所的、洗衣机的、厨房的,够得着的,想起就去开,呼啦啦地玩个痛快。

  我想把门都关上,这样她就没办法去开什么水龙头了。可是,这大热天里把门都给关上,那不得热死?

  厕所的门可关,还有放洗衣机的小房间的门也可关。这两个地方的门关上了,对客厅的通风产生不了多大的影响。

  可是,我不可能为了不让小丫头去玩走廊上的水龙头,把客厅与走廊相接的门给关上了吧?

  还好只有二楼的走廊有水龙头,所以白天里我一向把小丫头拘在一楼。

  可是,一楼厨房门口也有个水龙头。那水龙头为了使用方便,特意做矮了,如今,这小丫头踮起脚尖,刚好够得着开关。

  所以,每天一下楼,她就开始打这个水龙头的主意。

  踮脚去开水龙头太过费力了,她会搬个小凳子去爬高,开了水后再爬下来接水玩。

  嫌搬凳子麻烦,她就会拿她的小玩的去敲开水龙头,如玩具铲,如长条形的积木。而今天,我忘了把她的不锈钢碗放高处,她就拿着个碗来敲开水龙头了。

  我把水给关住了,她还用手在水龙头下面的瓷砖桌面上噼噼啪啪地拍水。

  她的小脸蛋被飞了一层薄薄的小水花,我的裤子也被润出好几个湿点。

  我咬牙切齿地看着她那眉开眼笑的样子,实在是按耐不住了,竖起巴掌就给她的小屁股上了两巴掌。

  可能劲小了点,小丫头眼皮儿也不冲我撩一下,扔下碗,利索地转身,蹬蹬蹬地往屋里跑了。

  我把碗拿进厨房放好,出来便看到小丫头提着张小塑料凳,蹬蹬蹬地迈出了大门,走到地院处的那个小坑边上,放下凳子,跨坐上去,弯腰用手去扒拉着小坑里的沙子。

  这屋前的水泥地面倒了有些年了,天天车进车出的,蹭出了一个小坑。

  虽说我几乎是天天扫,可是风也天天在吹。那些沙子喜欢跟着风游荡来游荡去的,累了也爱在那小坑内窝上一阵子。

  孩子们也爱跑去外面的大沙堆那,抱回几把沙子,或做填坑铺路的游戏,或拿坑当做锅来炒一顿“沙子饭”。

  我看他们爱那样玩,便对那坑里的沙子法外开恩,没有赶尽杀绝。

  只要它们别好奇心泛滥,想入屋一游,咱们也就井水不犯河水了。

  小丫头蹲坐在小凳子上,拿手指头在小坑里那一插一插的,时不时还“哦哦,哦哦”地欢呼上两声。

  那双黑溜溜的眼睛总会在欢呼声中弯成两小月芽。就那么一弯一弯的,瞬息之间便弯进了你的心底,在你的心尖上洒满了月光。

  那一刻,便感觉这颗在盛夏的酷热里烦躁着的心脏,一下子便掉进了山泉水里,浑身通透的清凉。

  小丫头那些参差不齐的牙齿也会欢呼声里露出来,嫩白嫩白的,萌萌的,会酥软了你的胸怀,赶走了那些急躁的情绪,让你情不自禁地也笑了起来。

  孩子那纯真的笑靥,总会让人在不经意间便与阳光撞了个满怀,邂逅快乐与欢笑。

  从早上起床到大中午,这半天的功夫,我就只能吊在小丫头后收拾狼藉,很多事情都没办法腾出手去做。

  这孩子精神头太足,好奇心太盛,除了玩水,还爱攀高爬低,还爱一头扎进大孩子的热闹堆里去玩,一时兴起还会跑东跑西地去邻居家串门……我只能时时掉在这小不点的后面,提起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精神来做好安保工作。

  有时候,难免会让小不点的“天不怕地不怕”给弄得提心吊胆加心浮气躁,自然少不了喝斥与惩诫。

  一整天下来,总能达到腰酸腿软的境界。但每当那天真的笑容出现,所有的疲惫都会烟消云散。

  谁的人生都不是轻易的。但是为了那些笑容,那条路上的所有苦与累,我们都甘之如饴。

  我才坐下,刚刚舒了半口气,又听到了小妹在门外的欢呼声。

  我探头一看,原来那小丫头拿着个碗在那水接水,接半碗便泼半碗,可兴奋了。

  我的天,又得换一身衣服了。

  我急忙起身,小跑过去把水龙头给关了。

  果然,小妹那身衣服又湿了近三分之一!

  从早上八点到现在的十一点半,这是她玩水弄湿的第五身衣服了。

  自从小丫头会走路开始,她就瞄上了水龙头。

  走廊的、厕所的、洗衣机的、厨房的,够得着的,想起就去开,呼啦啦地玩个痛快。

  我想把门都关上,这样她就没办法去开什么水龙头了。可是,这大热天里把门都给关上,那不得热死?

  厕所的门可关,还有放洗衣机的小房间的门也可关。这两个地方的门关上了,对客厅的通风产生不了多大的影响。

  可是,我不可能为了不让小丫头去玩走廊上的水龙头,把客厅与走廊相接的门给关上了吧?

  还好只有二楼的走廊有水龙头,所以白天里我一向把小丫头拘在一楼。

  可是,一楼厨房门口也有个水龙头。那水龙头为了使用方便,特意做矮了,如今,这小丫头踮起脚尖,刚好够得着开关。

  所以,每天一下楼,她就开始打这个水龙头的主意。

  踮脚去开水龙头太过费力了,她会搬个小凳子去爬高,开了水后再爬下来接水玩。

  嫌搬凳子麻烦,她就会拿她的小玩的去敲开水龙头,如玩具铲,如长条形的积木。而今天,我忘了把她的不锈钢碗放高处,她就拿着个碗来敲开水龙头了。

  我把水给关住了,她还用手在水龙头下面的瓷砖桌面上噼噼啪啪地拍水。

  她的小脸蛋被飞了一层薄薄的小水花,我的裤子也被润出好几个湿点。

  我咬牙切齿地看着她那眉开眼笑的样子,实在是按耐不住了,竖起巴掌就给她的小屁股上了两巴掌。

  可能劲小了点,小丫头眼皮儿也不冲我撩一下,扔下碗,利索地转身,蹬蹬蹬地往屋里跑了。

  我把碗拿进厨房放好,出来便看到小丫头提着张小塑料凳,蹬蹬蹬地迈出了大门,走到地院处的那个小坑边上,放下凳子,跨坐上去,弯腰用手去扒拉着小坑里的沙子。

  这屋前的水泥地面倒了有些年了,天天车进车出的,蹭出了一个小坑。

  虽说我几乎是天天扫,可是风也天天在吹。那些沙子喜欢跟着风游荡来游荡去的,累了也爱在那小坑内窝上一阵子。

  孩子们也爱跑去外面的大沙堆那,抱回几把沙子,或做填坑铺路的游戏,或拿坑当做锅来炒一顿“沙子饭”。

  我看他们爱那样玩,便对那坑里的沙子法外开恩,没有赶尽杀绝。

  只要它们别好奇心泛滥,想入屋一游,咱们也就井水不犯河水了。

  小丫头蹲坐在小凳子上,拿手指头在小坑里那一插一插的,时不时还“哦哦,哦哦”地欢呼上两声。

  那双黑溜溜的眼睛总会在欢呼声中弯成两小月芽。就那么一弯一弯的,瞬息之间便弯进了你的心底,在你的心尖上洒满了月光。

  那一刻,便感觉这颗在盛夏的酷热里烦躁着的心脏,一下子便掉进了山泉水里,浑身通透的清凉。

  小丫头那些参差不齐的牙齿也会欢呼声里露出来,嫩白嫩白的,萌萌的,会酥软了你的胸怀,赶走了那些急躁的情绪,让你情不自禁地也笑了起来。

  孩子那纯真的笑靥,总会让人在不经意间便与阳光撞了个满怀,邂逅快乐与欢笑。

  从早上起床到大中午,这半天的功夫,我就只能吊在小丫头后收拾狼藉,很多事情都没办法腾出手去做。

  这孩子精神头太足,好奇心太盛,除了玩水,还爱攀高爬低,还爱一头扎进大孩子的热闹堆里去玩,一时兴起还会跑东跑西地去邻居家串门……我只能时时掉在这小不点的后面,提起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精神来做好安保工作。

  有时候,难免会让小不点的“天不怕地不怕”给弄得提心吊胆加心浮气躁,自然少不了喝斥与惩诫。

  一整天下来,总能达到腰酸腿软的境界。但每当那天真的笑容出现,所有的疲惫都会烟消云散。

  谁的人生都不是轻易的。但是为了那些笑容,那条路上的所有苦与累,我们都甘之如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