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枢「32」| 蜩螗羹沸

  • 日期:07-18
  • 点击:(1385)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三十二】章? 蜩螗羹沸

  迅速赶来的保安连拉带劝,费了好大劲,终于把所有人分开,木质平台人头攒动,闹哄哄的一片,像刚结束一场盛大演出还没有散场的剧场。

  唐主任重新站到人群中间,像个拉选票的/政/治/家,慷慨激昂地挥动着手中的纸卷:“我们既然住到一个小区,就是一家人。同心协力共建和谐美好的家园,把城北阳光建设成繁荣稳定、富强和谐……”

  “说点干的,这么大的小区是不是该有个业主活动中心?你看像今天这样的活动,是不是在室内整起来要安逸得多?”魇面虎巴掌造型的头发格外醒目,说起话来那头上的巴掌就像一面旗帜。

  “对!汤经理呢?把我们的诉求转高给江海房地产公司。”黑猪大声喊。

  渠成江故意用力地拍打着身上的灰尘,虽然算是被误伤,这次他又当了一回人肉地毯,他把所有的愤怒都用语言表达了出来:“哪个逑日的再敢提填游泳池建业主活动中心,老子不宰了他老子把他儿子喊老子!”

  “业主活动中心是业主活动中心,游泳池是游泳池,这些都是一个楼盘的标配!大家不要把事情整裹起了!”林昆搞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开口说话:“还有,业主活动中心的面积有相关文件规定……”

  “游泳池的营业收入到哪儿去了?花我们业主的钱占我们业主的地用我们业主的水电,倒过来还要赚我们业主的钱,硬是不叫话!”魇面虎似乎觉得颈项有些痛,把脖子上的金项链取下来,正要缠在手腕上,黑猪一把抢了过去,一张脸笑得像花旦:“游泳池赚的钱遭狗日的魇面虎拿去买了这根牛鼻索。”

  正在指挥前来拉架的汤姜,心头正在打鼓,不料黑猪一下子把魇面虎的金项链给她套在脖子上,哄堂大笑之中,汤姜也只好笑,但看得出来,很是尴尬。

  但让汤姜不止尴尬的是,有人大声叫嚷:“现在汤经理在这里,请她给大家说说小区的公共收益都有多少?都怎样开支了?”

折得四棱上线的蓝色裤子被一根结实的牛皮带子,老老实实地扎在有些微凸的腰部。那装在裤子里的衬衫除了前面皮带扣的部位,又被提了些起来,倒悬着把皮带若隐若现地遮住,随时都像被风吹得鼓起来一样。但是脚上的一双露出脚趾的凉鞋,套着一双穿了黑色丝袜的脚,明显有些土气,和整个上半身有些不合时宜,像城里人突然去了土里吧唧的乡下。

  “哦,对,小区里经常摆些摊摊,收的钱到哪去了?王哥不愧是搞审计出身,说话内行,我们坚决要求物业公司公布公共收益的收支情况!”说话的人拉着“三七分”,给大家介绍:“我们小区藏龙卧虎,这是我邻居王大力王哥,他原来是市审计局副局长……”

缝,义正言辞地问汤姜“小区公收属于所有业主,你们物业是否公示过相关账目?”

  汤姜双手还举着魇面虎的金项链,这时似乎这金项链有一百斤重,脸上的笑容僵住,口中喃喃低语:“账目还在做……”

  “你们是在想怎么做假帐嗦?”

  众人一阵哄笑,然后乱糟糟地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纷纷:

  “狗日的地下停车场收费才叫那个屁眼黑喔,十五分钟超过一秒,收费四块钱,然后累加,每小时两元,一点让手不打……”

  “临停被敲竹竿,是想喊你买他们卖不脱的车位嘛!问题是地下车库本来说好的环氧地坪漆,影都没看到不说,地面上还你妈天个洞地个坑,你们看咋个停车嘛!”

  “清洁卫生恼火得很!小区里到处都是狗屎狗尿,那回我女朋友来,一脚踩在狗屎上,不是我拉到,高跟鞋把脚就崴了。为这事,不是我答应扯结婚证时给老丈母娘也买根钻石项链,差点把婆娘都给我戳脱逑了。”

  “门岗才凶哦,老子喊他开门,他还问老子是哪家……”

  “先把业主活动中心的事落实了再说其他的事。”林昆声音不高,但很沉,把七嘴八舌的声音都压了下去:“事情要一个一个解决,解决所有的问题,恐怕要成立业委会哦。”

  “咹?要成立业委会?业委会不是要吃钱么?”

  “业委会,业委会,先撵物业,再开会,开完会,加物管费,加了物管费,再动用维修基金……”

  “业委会就是那几爷子挣钱耍的把戏!”

  “现在江海物业很好,全国排名前五,随便你换那家物业公司进来,都不如江海。”

  “一个小区把物业公司换来换去,只有越换越烂;物业公司越烂,房子就不值钱了;房子不值钱了,业主只有哭天喊地了!”

  “真的?”刚才还替林昆无私奉献的小龚,不相信似的看着大家,再转过身去,惊天动地地大喊:“林总啊,您不能换城北阳光的物管啊,江海物业闻名全国,这房价要下跌,我、我、我的房贷还没还完啦!”

  小龚说着就去抱林昆的腿,黑猪站在一旁,幸灾乐祸地说:“你喊你们林总帮你在另外的地方买套房子就是,他有的是钱!”

狗一样踢了小龚一脚:“背时娃儿,你是蹲到屙尿的?有啥子话站起来说,抱人家的脚杆捞逑(干啥)?”

  “坚决抵制成立业委会!”

  “还我业主活动中心!”

  “公示公共收益!”

  木质平台人声鼎沸,少有的热闹。

  渠成江等大家声音稍歇,马上大声吆喝:“我拥护你们去争取业主活动中心,但哪个龟儿子敢来填游泳池,老子就要和他拼命!”

  “那你喊物业把游泳池的收入拿出来撒!”魇面虎马上喊道。

  “关我逑事,你有本事你去噻!”渠成江摸出一包“宽窄”牌香烟,扣出一支,点燃,长长地喷出一口烟雾来。

  “我 去,我去就填了游泳池!”魇面虎打着哈哈笑着说。

  “你娃敢!小心老子煽了你……”渠成江的话还没有说完,魇面虎就向他走过去,后面跟着黑猪。

  “李扯火,你要爪子?再横来,我要叫派/出/所了喔!”唐主任终于大吼一句,才让大家安静下来。

  被张丹丹扶着手臂的杨佳佳,忽然听见张丹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但没有听到张丹丹低声说:“老叶头,我终于给你完成任务了,这个小区的业主肯定天天扯五奔六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