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传统到当代 关于陈世君和他的艺术

  • 日期:09-23
  • 点击:(1696)


2019年绘画

杨伟/温

陈士俊是一位从传统到当代的艺术家。他的艺术探索之路反映了中国社会近40年的开放进程,也反映了这种开放文化背景下观念和艺术观念的许多变化。因此,以陈世钧为艺术家案例研究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当代艺术,其风格演变和概念转变的历史。

陈士俊1964年出生于浙江省台州。从事艺术创作已有40多年的历史,是一名专业画家。

陈士俊1964年出生于浙江省台州市,是著名的港口城市。由于其“河流网络和香港讨论”,它被称为“江南水乡”。它的水乡魅力不亚于苏州和杭州。苏杭,不如文皇。正是由于水路和港口城市发达的特点,才促进了台州的经济繁荣,也促进了文学艺术的繁荣。台州在历史上不仅产生了张大师,湘思大师,吉公大师,英达大师等儒家大师,而且还产生了郑逸,克久斯,魏九鼎,傅甫等著名书画家。可以说是杰出,才华横溢的人。因此,尽管陈世钧在革命时代长大,但由于台州深厚的文化底蕴,他仍然受到许多传统文化的感染和熏陶。

实际上,陈士俊的家庭也是一个学术之家。他从小受到父母的影响,学习书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说穿了,幸运的是,“文化大革命”从根本上反对传统,打破了“四个旧时代”,但对书法持保留态度。因为要写大字符海报,黑板海报等,所以都需要写。因此,书法幸好避开了革命的边缘,不仅得以幸存,而且被广泛使用。陈士俊得益于这样的家庭和社会条件,把头埋在练习书籍中,写作了十多年,直到改革开放,他也长大了。

改革开放就像春风拂面,不仅唤醒了沉睡中的中国人,而且还给西方发达国家带来了现代文明。一时间,各种各样的新思想和新思想涌入,思想兴起,体裁混杂,这使许多中国人眼花and乱。陈士俊也是如此。受1980年代流行艺术的影响,他还开始更新自己的观念,并简要研究了西方绘画。但是,由于对传统书写工具的痴迷,本能抵制了西方绘画风格。陈士俊后来回到书法领域,选择了自己最好的表达方式。然而,尽管受到现代艺术观念的影响,他仍在书法方面进行了创新,并开始探索现代书法。

作为一种学术观念,“现代书法”诞生于1980年代后期,主要受到现代艺术的影响,并在传统媒体上产生了一种观念上的反应。尽管就现代书法的概念而言,它后来出现了,但过去已经有人进行了探索,并积累了丰硕的成果。其中,陈士俊是较早的从业者之一。

早在1980年代中期,陈士俊就开始了写作革命。他摆脱了传统书法的障碍,从草书中发展出一种纯粹的形式语言,并逐渐转向抽象艺术。应该说,陈士俊过去的探索是现在的防御。因此,他不仅受到书法界的拒绝,而且还受到周围许多朋友的嘲笑。然而,陈世钧已确定“水墨为世代”(石涛语),书法也必须顺应现代潮流,特别是当书法脱离传统书写功能而成为一种艺术形式时,应也与现代艺术融合,表达当代人的审美观念。因此,他将抵抗力变成了探索,闭门修养的动力,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书法实验中,直到一天,他看到日本当代书法大师井上的作品才刚刚走到尽头。

井上拥有20世纪日本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由于奔放的野性,他将书法带入了新的视野。当陈世俊看到他的现代书法在他的井里已经被人们实践过时,他为他着迷的现在已经习以为常了。结果,他退休了,放弃了自己的书法创新之路,而转向微型雕刻和摄影的新领域。因此,当现代书法在中国流行时,陈士俊已经从营地撤出。

1990年代后,陈世钧着迷于摄影和微型雕刻。这两种艺术方式就像一个人的两条腿,使陈世钧具有更高的艺术水平,也使他有可能超越自己。实际上,陈世俊是一个不屈不挠的人,他非常致力于做任何事情,而且他必须做到完美。据说当他做微型雕刻时,即使没有放大镜,他也可以雕刻有头发大小的汉字。这种细致入微的能力无疑培养了陈世钧的耐心,并增加了他对微观世界的兴趣。微观与宏观的这种相互转换,为陈世钧后来的艺术探索带来了新的启示。

陈士俊,《时间》编号181,布上综合材料,80x80cm

布雷克说“一粒沙看到世界”,孟子也说“一切都为我准备了”。可以看出,大小是相对的,整体可以从细节上看出,整体可以从局部理解。通过这种辩证关系,陈士俊对宇宙定律和生命真相有了深刻的了解。因此,他将他的摄影作品从纪录片转移到微观叙事,从而用他的微型雕刻作品形成了新的摄影作品。艺术语言。

陈士俊,《时间》编号182,布上综合材料,80x80cm

陈世钧后来的艺术作品实际上是他以前所有创作经验的积累和物质综合,包括摄影元素和微雕概念,当然还有书法痕迹。很难对它们进行分类。就媒体而言,它们是综合材料,就形式而言,它们是抽象艺术。但是,回到作品的内涵,它们不同于我们常见的综合材料绘画和抽象艺术。就像陈士俊的创新方法是在画布上绘画颜料,然后使用水,光,泡沫,日光,刷子,研磨等方法进行腐蚀,然后继续应用并继续腐蚀。这是反复的,虽然最终的视觉效果是一种抽象形式,但是其哲学内涵却与中国的天人合一,道教与自然融合在一起。

陈士俊,《时间》第183号,布上综合材料,100x100cm

毫无疑问,陈士俊的后期艺术是抽象艺术的延伸。如果抽象艺术从西方开始,那就是西方对世界的加深理解,即从现象到本质的逻辑发展。然后,陈士俊进入抽象艺术领域,但这是一种展示过程,逐渐从心灵内部扩散开来,反映出中国传统艺术家向当代转型的心态。正是从这种不同的文化和不同的角度,它扩展了抽象艺术的空间,丰富了当代艺术的叙事。

2019年9月10日于通州

陈士俊,《时间》编号185,布上综合材料,100x100厘米

杨伟/温

陈士俊是一位从传统到当代的艺术家。他的艺术探索之路反映了中国社会近40年的开放进程,也反映了这种开放文化背景下观念和艺术观念的许多变化。因此,以陈世钧为艺术家案例研究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当代艺术,其风格演变和概念转变的历史。

陈士俊1964年出生于浙江省台州。从事艺术创作已有40多年的历史,是一名专业画家。

陈士俊1964年出生于浙江省台州市,是著名的港口城市。由于其“河流网络和香港讨论”,它被称为“江南水乡”。它的水乡魅力不亚于苏州和杭州。苏杭,不如文皇。正是由于水路和港口城市发达的特点,才促进了台州的经济繁荣,也促进了文学艺术的繁荣。台州在历史上不仅产生了张大师,湘思大师,吉公大师,英达大师等儒家大师,而且还产生了郑逸,克久斯,魏九鼎,傅甫等著名书画家。可以说是杰出,才华横溢的人。因此,尽管陈世钧在革命时代长大,但由于台州深厚的文化底蕴,他仍然受到许多传统文化的感染和熏陶。

实际上,陈士俊的家庭也是一个学术之家。他从小受到父母的影响,学习书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说穿了,幸运的是,“文化大革命”从根本上反对传统,打破了“四个旧时代”,但对书法持保留态度。因为要写大字符海报,黑板海报等,所以都需要写。因此,书法幸好避开了革命的边缘,不仅得以幸存,而且被广泛使用。陈士俊得益于这样的家庭和社会条件,把头埋在练习书籍中,写作了十多年,直到改革开放,他也长大了。

改革开放就像春风拂面,不仅唤醒了沉睡中的中国人,而且还给西方发达国家带来了现代文明。一时间,各种各样的新思想和新思想涌入,思想兴起,体裁混杂,这使许多中国人眼花and乱。陈士俊也是如此。受1980年代流行艺术的影响,他还开始更新自己的观念,并简要研究了西方绘画。但是,由于对传统书写工具的痴迷,本能抵制了西方绘画风格。陈士俊后来回到书法领域,选择了自己最好的表达方式。然而,尽管受到现代艺术观念的影响,他仍在书法方面进行了创新,并开始探索现代书法。

作为一种学术观念,“现代书法”诞生于1980年代后期,主要受到现代艺术的影响,并在传统媒体上产生了一种观念上的反应。尽管就现代书法的概念而言,它后来出现了,但过去已经有人进行了探索,并积累了丰硕的成果。其中,陈士俊是较早的从业者之一。

早在1980年代中期,陈士俊就开始了写作革命。他摆脱了传统书法的障碍,从草书中发展出一种纯粹的形式语言,并逐渐转向抽象艺术。应该说,陈士俊过去的探索是现在的防御。因此,他不仅受到书法界的拒绝,而且还受到周围许多朋友的嘲笑。然而,陈世钧已确定“水墨为世代”(石涛语),书法也必须顺应现代潮流,特别是当书法脱离传统书写功能而成为一种艺术形式时,应也与现代艺术融合,表达当代人的审美观念。因此,他将抵抗力变成了探索,闭门修养的动力,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书法实验中,直到一天,他看到日本当代书法大师井上的作品才刚刚走到尽头。

井上拥有20世纪日本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由于奔放的野性,他将书法带入了新的视野。当陈世俊看到他的现代书法在他的井里已经被人们实践过时,他为他着迷的现在已经习以为常了。结果,他退休了,放弃了自己的书法创新之路,而转向微型雕刻和摄影的新领域。因此,当现代书法在中国流行时,陈士俊已经从营地撤出。

1990年代后,陈世钧着迷于摄影和微型雕刻。这两种艺术方式就像一个人的两条腿,使陈世钧具有更高的艺术水平,也使他有可能超越自己。实际上,陈世俊是一个不屈不挠的人,他非常致力于做任何事情,而且他必须做到完美。据说当他做微型雕刻时,即使没有放大镜,他也可以雕刻有头发大小的汉字。这种细致入微的能力无疑培养了陈世钧的耐心,并增加了他对微观世界的兴趣。微观与宏观的这种相互转换,为陈世钧后来的艺术探索带来了新的启示。

陈士俊,《时间》编号181,布上综合材料,80x80cm

布雷克说“一粒沙看到世界”,孟子也说“一切都为我准备了”。可以看出,大小是相对的,整体可以从细节上看出,整体可以从局部理解。通过这种辩证关系,陈士俊对宇宙定律和生命真相有了深刻的了解。因此,他将他的摄影作品从纪录片转移到微观叙事,从而用他的微型雕刻作品形成了新的摄影作品。艺术语言。

陈士俊,《时间》编号182,布上综合材料,80x80cm

陈世钧后来的艺术作品实际上是他以前所有创作经验的积累和物质综合,包括摄影元素和微雕概念,当然还有书法痕迹。很难对它们进行分类。就媒体而言,它们是综合材料,就形式而言,它们是抽象艺术。但是,回到作品的内涵,它们不同于我们常见的综合材料绘画和抽象艺术。就像陈士俊的创新方法是在画布上绘画颜料,然后使用水,光,泡沫,日光,刷子,研磨等方法进行腐蚀,然后继续应用并继续腐蚀。这是反复的,虽然最终的视觉效果是一种抽象形式,但是其哲学内涵却与中国的天人合一,道教与自然融合在一起。

陈士俊,《时间》第183号,布上综合材料,100x100cm

毫无疑问,陈士俊的后期艺术是抽象艺术的延伸。如果抽象艺术从西方开始,那就是西方对世界的加深理解,即从现象到本质的逻辑发展。然后,陈士俊进入抽象艺术领域,但这是一种展示过程,逐渐从心灵内部扩散开来,反映出中国传统艺术家向当代转型的心态。正是从这种不同的文化和不同的角度,它扩展了抽象艺术的空间,丰富了当代艺术的叙事。

2019年9月10日于通州

陈士俊,《时间》编号185,布上综合材料,100x100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