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梓淇回应“小鲜肉”标签:都无所谓,没有按照贴的东西在活着

  • 日期:09-03
  • 点击:(1677)


  星月对话2019.8.15我要分享

  

  提到熊梓淇,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那个爱笑的阳光大男孩。近日,熊梓淇做客了最新一期的《星月对话》,称在这个行业里想红并不是坏事,因为“红”是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的一个重要标准。但作为艺人要懂得上台,也要懂得下台,没有人会一直存在在那儿,所以要做好准备。

  节目中,熊梓淇也与主持人王江月一同去到北京欢乐谷并体验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放松,坐极速飞车时更是不顾及自己形象并直言“爽”!熊梓淇坦言自己是一个活在当下的人,他觉得没有必要给自己定长远的目标,因为生活中会有很多的变数。

  

  懂得上台,也要懂得下台

  作为艺人,对于“红与不红”这件事熊梓淇看得很清醒,“曾经有一个前辈艺人跟我讲过,说一个艺人要懂得上台,也要懂得下台,你不会一直存在在那儿,所以就要做好准备。”

  “当偶像或者是小鲜肉的标签贴在你身上的时候,你是怎样的态度?”主持人王江月问。

  “我觉得都无所谓,你爱贴什么贴什么,因为我也没有按照你给我贴的这个东西在活着。”熊梓淇这样说。

  尝过拍戏的辛苦也享受过观众的掌声,熊梓淇可以很冷静的看待自己的职业。他坦言自己可能是出道较晚的缘故,被大家接受之前他尝过太多次失败的滋味,他也深知在这个行业里想要出头有多难,“所以我完全不会给自己定义说我今天红了,我要飘了,然后我是明星,怎么怎么样,我觉得都是转瞬即逝的,没有一个人会真正爱一个人一辈子,其实粉丝也是,大家可能喜欢的是你这个角色,你这个角色过了就过了。”

  从18岁进入大学开始,熊梓淇就面试拍摄广告来勤工俭学,“那个时候我就开始还是很幸运的,一个月能赚点生活费,后来你就会发现什么叫新人辈出,可能你一个月试了十条广告,你十条都面不中。所以现在你像也有很多我认识的朋友会跟我讲说,为什么我试了这么多戏都没有试上?我说这个就是很正常,试上了才是不正常的,试上说明你很幸运。”

  大学阶段熊梓淇曾参加过七八个比赛但却都没有得到很好的成绩,他称那个阶段自己就是希望得到一个认可,换种说法,“去的人都想红”,他坦言想红并不是坏事,因为在这个行业,‘红’就是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的标准之一。

  

  现在拍戏会比较得心应手

  出道三年,熊梓淇拍摄了十四五部戏,谈起现在对于表演的认知,他称虽然没有明显感到自己的演技有所进步,但现在再拍起戏来他会比较得心应手。

  《浪花一朵朵》是熊梓淇第一部作为男主角的戏,他坦言独挑大梁出演湖南卫视如此重要的戏令自己压力巨大。“第一次拍这么大型的戏,时间也很久,拍了五个多月。我那时会在里面学习如何演戏,也是从那时开始我才知道各部门的分工。”

  《浪花一朵朵》的拍摄过程中熊梓淇也受了伤,“还是挺后怕的,有一次我在现场一侧睡觉,一个两米多的架子(魔术腿)直接倒了砸向我。我当时很懵,就记得眼睛也睁不开,然后满脸血。”

  现在拍戏熊梓淇会下意识的很谨慎,“跟我合作的大家都说,熊梓淇只要一喊“咔”就逃离现场,我是真的逃,然后也会真的下意识地经常看看自己头顶有没有东西。”

  谈及演员所需拥有的能力——解放天性,熊梓淇称他在十年前就解放得特比好,“我准备要考上海音乐学院考学的那一年,老师就把我拉到襄阳公园,我到那里之后老师和同学瞬间就走了,他们藏起来了,然后给我打电话让我当着所有公园里的人表演节目,那是人生第一次,反正你觉得也没有什么面子要顾。”

  熊梓淇形容走过的人生一半是冷水、一般是火焰,“因为不停的在被泼冷水,但你自己心里面又要不停的燃烧。”从最底端开始,一步步闯了上来,经历过各个阶段过后熊梓淇觉得自己算是蛮幸运的。

  当被问及在《浪花一朵朵》播出后对于自己的职业是否有清晰的规划时,熊梓淇坦言自己是一个活在当下的人,他觉得没有必要给自己定长远的目标,因为生活中会有很多的变数。

  在没有签约公司前,熊梓淇曾经历过一段与同学在苏州卖手机的苦日子,他说自己不会经常想起那段时光,对于不快乐的记忆他会选择性的遗忘。

  

  我是可以让一小部分人快乐的人

  熊梓淇是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剧班毕业,他称自己考上上海音乐学院是家里觉得很荣耀的一件事。“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妈哭了,但我非常平静,我小时候真的是自信心爆棚,觉得自己就能考进。”

  然而,考上上海音乐学院的过程并没有想象的顺利,甚至身上的一个疤还与其有关,“临考试还有不到一个月,老师为了激励我把我大骂了一顿。上火后就长了一个巨大的包,后来也是因为病急乱投医吧,现在这里面都是一些疤痕增生的组织,就长不好了。”

  熊梓淇至今对自己毕业大戏——《little me》的演出还印象深刻,他坦言三个半小时虽然中间没有休息,但全程无尿点,“那个感觉跟我现在拍戏的感觉完全不同,有时可能演员与观众的距离只有两三米,如果演的不好就立刻会得到反馈,真的很刺激。”毕业后虽然再也没有登上舞台演音乐剧的机会,但熊梓淇坦言自己还是很想演。

  2017年熊梓淇出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PART ONE》,节目中他透露自己的下一张专辑已经录好。熊梓淇坦言,相比于第一张专辑,新专辑中的歌都是他亲自收录的,自己也参与了其中的作词作曲,很多歌都是他会循环听好几遍的类型。熊梓淇说他不喜欢只唱甜甜的歌,这次新专辑收录的很多都是有想法、有态度的歌曲。

  也许是家庭氛围融洽的缘故,熊梓淇小时候的个性就非常开朗,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是“可以让一小部分人快乐的人。”熊梓淇的父母都是文艺爱好者,他也因此从小就被“逼”之下学了很多:书法、提琴、美术、主持人。熊梓淇坦言相比于小提琴,自己更喜欢钢琴的音色。

  收藏举报投诉

  

  提到熊梓淇,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那个爱笑的阳光大男孩。近日,熊梓淇做客了最新一期的《星月对话》,称在这个行业里想红并不是坏事,因为“红”是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的一个重要标准。但作为艺人要懂得上台,也要懂得下台,没有人会一直存在在那儿,所以要做好准备。

  节目中,熊梓淇也与主持人王江月一同去到北京欢乐谷并体验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放松,坐极速飞车时更是不顾及自己形象并直言“爽”!熊梓淇坦言自己是一个活在当下的人,他觉得没有必要给自己定长远的目标,因为生活中会有很多的变数。

  

  懂得上台,也要懂得下台

  作为艺人,对于“红与不红”这件事熊梓淇看得很清醒,“曾经有一个前辈艺人跟我讲过,说一个艺人要懂得上台,也要懂得下台,你不会一直存在在那儿,所以就要做好准备。”

  “当偶像或者是小鲜肉的标签贴在你身上的时候,你是怎样的态度?”主持人王江月问。

  “我觉得都无所谓,你爱贴什么贴什么,因为我也没有按照你给我贴的这个东西在活着。”熊梓淇这样说。

  尝过拍戏的辛苦也享受过观众的掌声,熊梓淇可以很冷静的看待自己的职业。他坦言自己可能是出道较晚的缘故,被大家接受之前他尝过太多次失败的滋味,他也深知在这个行业里想要出头有多难,“所以我完全不会给自己定义说我今天红了,我要飘了,然后我是明星,怎么怎么样,我觉得都是转瞬即逝的,没有一个人会真正爱一个人一辈子,其实粉丝也是,大家可能喜欢的是你这个角色,你这个角色过了就过了。”

  从18岁进入大学开始,熊梓淇就面试拍摄广告来勤工俭学,“那个时候我就开始还是很幸运的,一个月能赚点生活费,后来你就会发现什么叫新人辈出,可能你一个月试了十条广告,你十条都面不中。所以现在你像也有很多我认识的朋友会跟我讲说,为什么我试了这么多戏都没有试上?我说这个就是很正常,试上了才是不正常的,试上说明你很幸运。”

  大学阶段熊梓淇曾参加过七八个比赛但却都没有得到很好的成绩,他称那个阶段自己就是希望得到一个认可,换种说法,“去的人都想红”,他坦言想红并不是坏事,因为在这个行业,‘红’就是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的标准之一。

  

  现在拍戏会比较得心应手

  出道三年,熊梓淇拍摄了十四五部戏,谈起现在对于表演的认知,他称虽然没有明显感到自己的演技有所进步,但现在再拍起戏来他会比较得心应手。

  《浪花一朵朵》是熊梓淇第一部作为男主角的戏,他坦言独挑大梁出演湖南卫视如此重要的戏令自己压力巨大。“第一次拍这么大型的戏,时间也很久,拍了五个多月。我那时会在里面学习如何演戏,也是从那时开始我才知道各部门的分工。”

  《浪花一朵朵》的拍摄过程中熊梓淇也受了伤,“还是挺后怕的,有一次我在现场一侧睡觉,一个两米多的架子(魔术腿)直接倒了砸向我。我当时很懵,就记得眼睛也睁不开,然后满脸血。”

  现在拍戏熊梓淇会下意识的很谨慎,“跟我合作的大家都说,熊梓淇只要一喊“咔”就逃离现场,我是真的逃,然后也会真的下意识地经常看看自己头顶有没有东西。”

  谈及演员所需拥有的能力——解放天性,熊梓淇称他在十年前就解放得特比好,“我准备要考上海音乐学院考学的那一年,老师就把我拉到襄阳公园,我到那里之后老师和同学瞬间就走了,他们藏起来了,然后给我打电话让我当着所有公园里的人表演节目,那是人生第一次,反正你觉得也没有什么面子要顾。”

  熊梓淇形容走过的人生一半是冷水、一般是火焰,“因为不停的在被泼冷水,但你自己心里面又要不停的燃烧。”从最底端开始,一步步闯了上来,经历过各个阶段过后熊梓淇觉得自己算是蛮幸运的。

  当被问及在《浪花一朵朵》播出后对于自己的职业是否有清晰的规划时,熊梓淇坦言自己是一个活在当下的人,他觉得没有必要给自己定长远的目标,因为生活中会有很多的变数。

  在没有签约公司前,熊梓淇曾经历过一段与同学在苏州卖手机的苦日子,他说自己不会经常想起那段时光,对于不快乐的记忆他会选择性的遗忘。

  

  我是可以让一小部分人快乐的人

  熊梓淇是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剧班毕业,他称自己考上上海音乐学院是家里觉得很荣耀的一件事。“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妈哭了,但我非常平静,我小时候真的是自信心爆棚,觉得自己就能考进。”

  然而,考上上海音乐学院的过程并没有想象的顺利,甚至身上的一个疤还与其有关,“临考试还有不到一个月,老师为了激励我把我大骂了一顿。上火后就长了一个巨大的包,后来也是因为病急乱投医吧,现在这里面都是一些疤痕增生的组织,就长不好了。”

  熊梓淇至今对自己毕业大戏——《little me》的演出还印象深刻,他坦言三个半小时虽然中间没有休息,但全程无尿点,“那个感觉跟我现在拍戏的感觉完全不同,有时可能演员与观众的距离只有两三米,如果演的不好就立刻会得到反馈,真的很刺激。”毕业后虽然再也没有登上舞台演音乐剧的机会,但熊梓淇坦言自己还是很想演。

  2017年熊梓淇出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PART ONE》,节目中他透露自己的下一张专辑已经录好。熊梓淇坦言,相比于第一张专辑,新专辑中的歌都是他亲自收录的,自己也参与了其中的作词作曲,很多歌都是他会循环听好几遍的类型。熊梓淇说他不喜欢只唱甜甜的歌,这次新专辑收录的很多都是有想法、有态度的歌曲。

  也许是家庭氛围融洽的缘故,熊梓淇小时候的个性就非常开朗,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是“可以让一小部分人快乐的人。”熊梓淇的父母都是文艺爱好者,他也因此从小就被“逼”之下学了很多:书法、提琴、美术、主持人。熊梓淇坦言相比于小提琴,自己更喜欢钢琴的音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