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石堡往事

  • 日期:08-01
  • 点击:(1148)




  自七月重抵秋石堡来

  玉子日日熬粥相慰

  那道无聊易生事端的街

  已难觅得一个少年

  许多旧事,这样浪潮般涌来

  水果刀、几滩血、眼镜碎片

  幼稚得令人发窘

  为了那个牵过手的

  是吧,玉子

  竟肯去杀人

  现在看来,也算不得残忍

  人性最易被兽性主导的年纪

  被荒谬地呼称叛逆

  手刃后空虚,人性复彰

  像打盹的车夫蓦然坠崖

  回首一群愕遭连累的惊疑目色

  这样子

  苦度余生的暮暮朝朝

  幸而,外人看来

  玉子的粥温润莹洽

  像是在弥合着什么

  昆南于己亥荷月廿七

  96

  昆南

  2019.07.29 23:16

  字数 192

  自七月重抵秋石堡来

  玉子日日熬粥相慰

  那道无聊易生事端的街

  已难觅得一个少年

  许多旧事,这样浪潮般涌来

  水果刀、几滩血、眼镜碎片

  幼稚得令人发窘

  为了那个牵过手的

  是吧,玉子

  竟肯去杀人

  现在看来,也算不得残忍

  人性最易被兽性主导的年纪

  被荒谬地呼称叛逆

  手刃后空虚,人性复彰

  像打盹的车夫蓦然坠崖

  回首一群愕遭连累的惊疑目色

  这样子

  苦度余生的暮暮朝朝

  幸而,外人看来

  玉子的粥温润莹洽

  像是在弥合着什么

  昆南于己亥荷月廿七

  自七月重抵秋石堡来

  玉子日日熬粥相慰

  那道无聊易生事端的街

  已难觅得一个少年

  许多旧事,这样浪潮般涌来

  水果刀、几滩血、眼镜碎片

  幼稚得令人发窘

  为了那个牵过手的

  是吧,玉子

  竟肯去杀人

  现在看来,也算不得残忍

  人性最易被兽性主导的年纪

  被荒谬地呼称叛逆

  手刃后空虚,人性复彰

  像打盹的车夫蓦然坠崖

  回首一群愕遭连累的惊疑目色

  这样子

  苦度余生的暮暮朝朝

  幸而,外人看来

  玉子的粥温润莹洽

  像是在弥合着什么

  昆南于己亥荷月廿七